■ 議論風生
  越是敏感有爭議的群體事件,權威部門的消息越是要及時、客觀,不可“輸”掉公信。
  26日晚,南京市官方微博就護士被打事件通報:被打傷的小護士陳某的傷情司法鑒定為“輕微傷”;打人者袁亞平已於3月12日取保候審,公安機關將依法對其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給予處罰,被打者陳某可起訴要求賠償等。
  看起來,這是一個“多輸”的結局。事發之初,很多醫療界人士幾乎“同仇敵愾”要求嚴懲打人者,最終卻僅為“輕微傷”,夠不上刑事處罰的程度,醫療界人士恐怕難免有些唏噓;事件主角袁亞平夫婦,被單位(暫時)停職,被刑拘,甚至於差點面臨牢獄之災;而當事的護士,面對可能“癱瘓”的驚恐,各方關註的強大壓力,滋味大概也不好受。
  一個不算嚴重的衝突,且事發現場有目擊者、有監控視頻,何以會演變成影響巨大的公共事件,甚至“炒”到兩會上?梳理本次事件的發展過程,有幾個節點不容忽視。
  首先,是袁亞平夫婦的公職人員身份被暴露出來之後,刺激了輿論。醫患關係原本是當前社會的一個痛點,但當醫患關係遭遇官民矛盾,多個群體就被牽扯其中,在紛爭中走向站隊、對罵。
  其次,是極其扎人眼球的“癱瘓”二字。一個楚楚可憐的小護士被打至“癱瘓”,惡劣至此怎不讓人憤怒?但繼之而起的“詐癱”與否的爭論,撲朔迷離。
  可以說,這是一個被輿論裹挾演進的特殊事件。事件本身有限而不複雜的真相,和輿論場上成幾何倍數的猜疑、爭論,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對所有參與圍觀論爭的人來說,固有教訓該汲取:不以身份標簽來評判事實,不以簡單思維來看待科學現象。
  但最大的教訓也許還在於,越是敏感有爭議的群體事件,權威部門的消息越是要及時、客觀,輿論長時間的混戰,與當地消息發佈不及時、不清晰,甚至存細節矛盾,有很大關係。一旦身負核查真相的部門也“輸”掉公信,陷入說什麼人們都不信的窘境,真相就會在輿論場“缺席”,事件演變為不同立場者之間的情緒之爭,就不足為怪了。
  □劉子溪(法律工作者)  (原標題:護士被打事件緣何走向“多輸”)
創作者介紹

optus

oxcqivfdz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